英国 美国 香港 日本 瑞士
贵金属投资品牌
你当前所在页面: 大田环球首页 > 新闻资讯 > 投资小故事 > 郁金香和一个国家的疯狂

郁金香和一个国家的疯狂

关键词:郁金香和一个国家的疯狂

发生于17世纪的荷兰“郁金香狂热”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泡沫投机事件,在高潮时期,整个国家都处于癫狂状态。荷兰郁金香事件引发的惨剧绝不亚于华尔街的“黑色星期一”。直到今天,“郁金香狂热”这一词仍等同于经济泡沫和经济投机活动。

郁金香原产于土耳其,据说在奥斯曼帝国时期,这种美丽的花朵就受到了人们的青睐。为苏莱曼大帝朝廷效力的一位大使发现,这种花在君士坦丁堡随处可见。16世纪末,他带了一些郁金香球根给其在荷兰莱顿的一位生物学家朋友克鲁西斯(Clusius)。这位学者曾是哈布斯堡家族的御医,后来因为改良郁金香品种被西欧人称为“郁金香之父”。

他在莱顿大学开始专门培育和改良郁金香,培育出了更加美丽的郁金香变种。他还研究发现郁金香的一种突变现象,后世称为郁金香杂色病,出现杂色病的球根会开出美丽条纹图样的花。这种病的来源在20世纪才被解开,根源是郁金香球根被病毒感染。

在“郁金香狂热”发生前,荷兰已经是世界贸易和金融中心,是一个高度商业化的国家,它拥有发展良好且富于创新精神的金融交易市场和大量敢于冒险的商人。在股票交易所里,人们从事着充满刺激的公司股票交易以及现货、期货活动。当时,荷属东印度公司与西印度公司垄断了与东亚以及西半球的贸易,荷兰参与了无数的投机冒险活动且取得了巨大成功。每天,往来非洲和远东的新航线都会将外来的新奇事物带进荷兰港。富裕的收藏家收集贝壳、宝石、绘画、钱币、云石纸,甚至是狗。这无疑是这个欧洲低地国家的黄金时代。

最初,这些美丽的花朵在欧洲植物学界受到追捧,很多人开始培育郁金香的变种。 不久,荷兰、德国等国家的贵族们开始喜欢上了这种花朵。贵族们认为这是一种高贵的花,可以提升他们后花园的品质和他们的身价。

当时,荷兰上层社会不知从何时形成了一种社会风气,这种风气加剧了名流显贵们争相追抢这种来自异域的奇花。这种风气认为,如果哪个有钱人家中没有收藏郁金香的球茎,就证明这家人人品低下恶劣。为了能拥有更多的郁金香,阿姆斯特丹等地的贵族们纷纷派人前往君士坦丁堡,不惜一掷千金抢购郁金香球根。

查尔斯·麦凯在他那本被后世投资者们追捧的名著《惊人的幻觉与大众的疯狂》中记录了当时的场景:“许多名人都对郁金香情有独钟,爱若珍宝。其中包括蓬皮尔斯·德·安吉利斯以及声誉卓著的雷登的利普苏斯,论文《德·康斯坦莎》的作者。很快,社会的中产阶级也开始如痴如狂地渴望拥有这种神奇的植物,商人和店主,甚至那些不太富裕的人,都开始彼此攀比谁家的郁金香品种更加珍贵,谁为它们支付的价格更加高昂。”

查尔斯·麦凯在书中还记载下了这样一个故事,哈利姆的一个商人为了获得一

个小小的郁金香球茎花掉了自己一半的家产,但他并不打算出手谋利,而是把它藏在自己的温室之中,以拥有它为荣。因此,这位商人变得远近闻名。

那时候的诗人们也无尽地赞美郁金香,形容它浑身上下活力四射、色彩鲜艳、独占花魁。这更加刺激了人们对郁金香的狂热。

到1634年的时候,追逐郁金香的热潮已经席卷全荷兰,一本出版于1643年的名为《花朵的盛开和凋零》的小册子记载说,手工业者、船员、农民、泥炭搬运工、小伙、姑娘、烟囱清洁工,以及商人和贵族都被郁金香热潮所俘虏了。

随着“郁金香狂热”的不断升温,郁金香球根的价值也迅速上涨(因为郁金香花很快就会枯萎,很难成为投机品,所以一般都以易于保存的球根来进行交易),人们对于郁金香球根的价值期望也越来越高。到1635的时候,有人宁愿花10万弗罗林(Florin,荷兰的官方流通货币)的价格购买40个郁金香球根。

由于郁金香球根价格飙升,荷兰人不得不创造了一种更小的重量单位佩里特(perit)来精确计量。当时,不同的改良品种价格也不同。一个重446佩里特的“海军上将范·德·艾克”(Admiral Von der Eyk)郁金香球根价值1260弗罗林,一个106佩里特重的“柴尔德”(Childer)价值1615弗罗林,一个400佩里特重的“总督” (Viceroy)价值3000弗罗林,400佩里特重的“里弗肯提督”则价值4400弗罗林。最贵的品种叫“永远的皇帝” (Semper Augustus),一个200佩里特的价值高达5500弗罗林。

这是什么概念呢?那个时代的一位多产作家芒亭(Munting)在其记录郁金香狂潮的作品中,列出了一份对比清单,这份清单显示,当时4头肥壮的家牛价值480弗罗林,8头肥猪价值280弗罗林,12头肥羊价值120弗罗林,一副银酒杯价值60弗罗林。

查尔斯·麦凯在他的著作中也显示了当时的荷兰人多么狂热。1636年初的时候,全荷兰只有两个“永远的皇帝”球根,一个在阿姆斯特丹,一个在哈利姆,但质量都非佳品。即使如此,有一个人还是提出愿意以12英亩任何身份的继承人都可以继承的建筑用地交换哈利姆那个郁金香球根。而哈利姆的那位拥有者并不愿意出手,当初他获得这个球根,付出的代价是4600弗罗林,外加一辆崭新的马车、两匹骏马和一整套马具。

需求如此巨大,精明的荷兰人开始在全国各地建立郁金香交易市场。到1636年的时候,阿姆斯特丹、哈利姆、莱顿、霍恩等城市以及全国其他城市都建立起了专门从事郁金香交易的市场。即使一些偏远的乡村啤酒罐都被改造成现场交易郁金香球茎的场所。

投机的症状开始在全荷兰显现了。股票投机商、中间人开始大量交易郁金香球根,这些人开始利用各种手段操纵市场,郁金香球根的价格开始跌宕起伏,精明的人开始利用价格的涨跌赚取大量的利润。在交易市场机制的助推下,郁金香球根的价值更加脱离了价格的现实,刺激着人们的欲望。

查尔斯·麦凯写道:“人们前赴后继,一个跟着一个冲进郁金香交易中心,就像一群群苍蝇围着蜜罐团团转一样。每一个人都认为对郁金香的热情会永远持续下去,而财富会从世界各地源源不断地涌入荷兰,无论对郁金香开出多么高的天价,人们都会毫不犹豫地掏出钱包、照单全付。”

所有荷兰人都被卷入了郁金香热的狂潮之中,不论是贵族、有钱人,还是市民、农民、清洁工、脚夫、年迈的洗衣女工,都将自己的全部家产变卖,换成现金,投资郁金香。那个年代,荷兰的街头四处可见出手房产和土地的广告,结果导致房子的价格一落千丈。有些人甚至直接拿着房屋和土地的证明文书,冲进交易所直接交换几个郁金香球根,志得意满地走人。

随着热度不断升温,荷兰人脱离郁金香球根实体,开始了郁金香球根的期货交易,期货合同在荷兰各地被炒得热火朝天。其他国家的欧洲人也被荷兰人的狂热弄得晕头转向,纷纷涌入荷兰参与交易。麦凯惊呼:“一连几个月,荷兰看上去好像是财神家的前厅,似乎谁都可以从荷兰登堂入室,跻身富翁行列。”

狂热到了顶点,人们都沉浸在疯狂的幻想之中,谁也没想到灾难很快就会降临。

直到今天,经济史学家们也还说不清楚荷兰郁金香泡沫破裂前发生了哪些事情,但他们清楚地记得1637年2月4日这一天发生的事实。这一天,荷兰的郁金香交易所一如既往地开张营业,但很快,买方就出现了大量的抛售,市场瞬间就陷入恐慌状态,郁金香球根的价格暴跌,人们此前的信心也一落千丈。许多靠借款或者变卖家产的投资人也在一夜之间身无分文,很多有钱人沦落为街头的乞丐,贵族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族财产灰飞烟灭而无计可施。

一个个城市陷入混乱之中,四处传来悲痛和绝望之声,每个人都在指责自己的邻居和朋友当初为何把他们拉下水,城市充满了怨气。有些人承受不住巨大的落差自杀。在荷兰的所有法庭里每天都上演这撕毁合同的闹剧。

政府最终也找不到重振公共信心的良方,只能让倒霉者自认倒霉了。但经此劫难,荷兰的商业系统遭受了巨大打击,多年以后才得以恢复活力。

荷兰郁金香事件让人类第一次领略了大众的集体疯狂和投机引起的悲剧。但此后,人类并未从中吸取教训,100年后,荷兰人再次因为一种叫洋水仙的植物而疯狂并重蹈了郁金香泡沫破灭的悲剧。在其他国家,因集体疯狂而引发的投机丑闻也不断发生。直到今天,全世界的人们都还迷恋着投机和经济泡沫。

荷兰郁金香事件让人类第一次领略了大众的集体疯狂和投机引起的悲剧。但此后,人类并未从中吸取教训,100年后,荷兰人再次因为一种叫洋水仙的植物而疯狂并重蹈了郁金香泡沫破灭的悲剧。直到今天,全世界的人们都还迷恋着投机和经济泡沫。


本文来源: 大田环球贵金属

猜你喜欢:炒黄金MT4布林带的应用教程

贵金属投资网
QQ客服 在线客服 微信客服